取消外商油氣開采限制,“三桶油”上游壟斷會被打破?

2019年07月03日08:32來源:新京報
  
  

 

  

  油氣行業上游勘探開發的壟斷堅冰,正迎來了清脆的爆破聲。6月30日,國家發改委和商務部分別發布了《外商投資準入特別管理措施(負面清單)(2019版)》和《自由貿易試驗區外商投資準入特別管理措施(負面清單)(2019版)》。

 

  這兩個自2019年7月30日起正式實施的部門法規,明確取消石油天然氣勘探開發限于合資、合作的限制,取消禁止外商投資鉬、錫、銻、螢石勘查開采的規定,為外資準入油氣和其他礦物勘探領域提供了政策支持。這無疑將有助于活躍中國油氣市場,為油氣上游環節注入清新的活力。

 

  取消外商限制能推動更充分的市場化改革

 

  事實上,去年6月份,《外商投資準入特別管理措施(負面清單)(2018年版)》發布,其中對于外資加油站建設、經營的數量與股比限制內容被刪除。這意味著油氣行業的中游、下游領域的限制放開。

 

  此番放開油氣行業的上游限制,意味著中國油氣行業的改革已步入深水區。

 

  一直以來,在油氣勘探、礦物勘探等領域,國內石油、礦業公司等由于技術壁壘等因素,難以獨立開展業務。而國外石油和礦業公司雖有相應的技術,但由于政策限制其獨立進行勘探開發,而不能自行開展相關業務。這客觀上增加了中外同類公司的合作信任度。

 

  近年來油企開采中外合作的例子不少,比如,鄂爾多斯的致密氣開發項目有法國達道爾石油公司參與其中,四川高含硫氣田開發項目有雪佛龍加盟,四川頁巖氣開發項目有BP、殼牌助陣,渤海海上油田項目有康菲石油公司參與等。但是,這種油氣勘探合作主要依賴于政策和法規“拉郎配”,難稱你情我愿。

 

  更為重要的是,油氣勘探開發等領域的國企壟斷和獨占,致使市場無法有效在油氣勘探開發領域發揮決定作用,導致了勘探開發領域的資源錯配和浪費,使得國內的勘探開發成本過高。

 

  這些因素不斷拖延著油氣領域的體制機制改革和市場化進程,使得政府不得不通過財政補貼和下游補貼上游,支付這些不必要的壟斷成本。這是中國能源價格形成機制的市場化改革啟而難動、進一退二,以及國內能源價格顯著高于國外的深層次原因。

 

  由此而言,此次油氣勘探開發等上游領域的開放,能夠有效打破壟斷,推動真正的市場化改革啟動,讓市場在資源配置中發揮決定性作用。這不僅是能源體制機制改革的一大跨越性破局,而且將是中國經濟深化市場化改革的一個里程碑式的事件。

 

  要知道,近年來,國內各領域的改革之所以給人以止步不前的感覺,PPI向CPI的價格傳導機制不暢等現象,說白了就是沒有疏通價格雙軌制的“最后一公里”。即商品市場的市場化改革已接近完成,但要素市場的市場化改革卻一直突破不大。

 

  

 

  開放是橫向的改革,改革是縱向的開放

 

  當然,這次決策層下決心開放油氣勘探等要素資源的上游領域,可以肯定的是正確厘清了改革與開放的關系,即沒有開放(或缺乏誠意的開放)的改革不是真改革,也無法把改革進行到底。

 

  開放是改革的前提和基礎,改革是開放的延伸和保障。開放是橫向的改革,改革是縱向的開放。不改變壟斷格局的改革,如同是讓患者做自己的醫生,基本是很難推進的。

 

  有關改革與開放的孿生關系,已從國內商品市場的繁榮中得到了實證。開放為讓更多的市場主體參與到特定市場的競爭中提供了舞臺,而更多的市場主體能否和愿意進入這個市場,就需要改革突破繁文縟節、突破妨礙特定市場健康發展的各種體制機制桎梏。

 

  國內所有領域的成功改革都是基于開放體系的,都是基于正確厘清了政府與市場邊界的領域,也都是政府提供必要的公共服務,即防護性保障和透明性擔保體系的。從這個角度上,開放不是一放了之,而是要放之有道,這個道就是敬畏市場、敬畏規律和敬畏市場主體。

 

  總之,當前油氣行業的開放,為我國全面深化改革、進一步擴大開放提供了更確切的指向。

 

  (責任編輯   顏皓)
教程德州扑克新手